返回

堕落口

2017.4.22 - 2017.6.9

艺术家自述
 画画很多年了,一直是在既有的经验系统中学习和体验,可能是过于对某种陈腐的习气和趣味的依赖,所以走了不少弯路。这些年才渐渐有了一些和之前不一样的认识,此次展览算是我初步实验的结果。在某种意义上,也可以说是我的第一个个展。
 对于绘画,迄今我也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,都是在一种模糊、焦虑的状态下尝试和推进。和之前相比,这组新画明显不再局限于传统的描绘方式,喷绘、拼贴也被拿来作为重要的塑造手段,一部分作品还运用了一些现成的图像。但最大的不同在于,此次我试图去掉了一些设计和预判,而是全凭一种即时性的理解和移动的视角,通过对各种感知因素的“随机组织”,不断地尝试,推翻,再尝试,再推翻,每一步都是一次问题的生成,在持续的“冒险”和“失败”中,竭力达成一个相对自足、同时又具有一定开放性的画面形式和美学结构。绘画的各个因素也因此得到了一次次新的临时的局部的探讨。
我喜欢“堕落口”这个标题,它不仅是对既有权力体制和理性秩序的一种亵渎,本身也是当下不确切存在的一个表征,而且还带有强烈的身体感和消极性。



简历
1968年生于四川
1991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美术系


个展
2017 堕落口 | 肖克刚个展,剩余空间,武汉
2011 “移动的桃花源:不合时宜的绘画”肖克刚个展,四川大学美术馆,成都


群展
2016 “难看:暧昧的伦理,去阶级眼光”,剩余空间,武汉
2015 复象的幽灵,玉衡艺术中心,上海
2013 “技法的系谱:形式,观念与认知——何多苓、肖克刚的绘画实践”,今日美术馆,北京
2012 “画外·绘画的可能”,蓝焰艺术空间,上海
2012 “原‘画’志四联展”,K空间,成都
2010 入围Sovereign杰出亚洲艺术奖,香港

堕落口

2017.4.22 - 2017.6.9

艺术家自述
 画画很多年了,一直是在既有的经验系统中学习和体验,可能是过于对某种陈腐的习气和趣味的依赖,所以走了不少弯路。这些年才渐渐有了一些和之前不一样的认识,此次展览算是我初步实验的结果。在某种意义上,也可以说是我的第一个个展。
 对于绘画,迄今我也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,都是在一种模糊、焦虑的状态下尝试和推进。和之前相比,这组新画明显不再局限于传统的描绘方式,喷绘、拼贴也被拿来作为重要的塑造手段,一部分作品还运用了一些现成的图像。但最大的不同在于,此次我试图去掉了一些设计和预判,而是全凭一种即时性的理解和移动的视角,通过对各种感知因素的“随机组织”,不断地尝试,推翻,再尝试,再推翻,每一步都是一次问题的生成,在持续的“冒险”和“失败”中,竭力达成一个相对自足、同时又具有一定开放性的画面形式和美学结构。绘画的各个因素也因此得到了一次次新的临时的局部的探讨。
我喜欢“堕落口”这个标题,它不仅是对既有权力体制和理性秩序的一种亵渎,本身也是当下不确切存在的一个表征,而且还带有强烈的身体感和消极性。



简历
1968年生于四川
1991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美术系


个展
2017 堕落口 | 肖克刚个展,剩余空间,武汉
2011 “移动的桃花源:不合时宜的绘画”肖克刚个展,四川大学美术馆,成都


群展
2016 “难看:暧昧的伦理,去阶级眼光”,剩余空间,武汉
2015 复象的幽灵,玉衡艺术中心,上海
2013 “技法的系谱:形式,观念与认知——何多苓、肖克刚的绘画实践”,今日美术馆,北京
2012 “画外·绘画的可能”,蓝焰艺术空间,上海
2012 “原‘画’志四联展”,K空间,成都
2010 入围Sovereign杰出亚洲艺术奖,香港
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