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难看:暧昧的伦理,去阶级眼光

展期:2016年5月22日 - 8月12日

“难看”时常挂在我们的嘴边,但我们又不是十分清楚、也懒得去想其何以“难看”。作为一个语意相对模糊的判断,“难看”本身没有标准,很多时候取决于个人或某个时代和区域普遍的审美、趣味和经验。不过在今天,“难看”(或是与之相对的“好看”)早就不只是一种审美和趣味判断,它已经延伸至政治、伦理和文化的层面。这当然与艺术系统内部的自我指涉和自我反思有关。这里的“难看”往往扮演着一种正确的角色,目的是为了抵制所谓“好看”的阶级及其权利。而此时,所谓的“难看”也许就变成了“好看”,“好看”可能变成了“难看”,很难说它到底是好看还是难看 ——甚或说这样的判断本身就失去了意义。可见,“难看”其实是一个非常暧昧的伦理参数,是一个不定的、在动的,甚至消解了阶级眼光的话语和政治。

 

    为此,我们在选择艺术家的时候,有意地回避了形态和方式过于粗鄙的作品,也有意地拒绝了所谓好看(比如趣味过于审美,包括有难度的观看等,亦可说是另一种难看)的作品,因为二者都显得过于正确或不正确,过于阶级化,从而缺少了暧昧感和阶级间滑动的可能性。之所以选择何岸,何意达,William L. Lutgens, 谭天,肖克刚,赵要这六位艺术家的作品以及白谦慎先生的《与古为徒与娟娟发屋》这个文本,也是因为,他们从各自不同的视角、路径和方式,在物质与形式、图像与叙事(观念)、知识与生活之间,找到了或试图找到一种(经验中的)“难看”与“好看”的张力和辩证的平衡,他们放弃了任何正确或不正确的姿态,却又通过一种难以切入的屏障制造了语言的间距、锋芒和力量。

难看:暧昧的伦理,去阶级眼光

展期:2016年5月22日 - 8月12日

“难看”时常挂在我们的嘴边,但我们又不是十分清楚、也懒得去想其何以“难看”。作为一个语意相对模糊的判断,“难看”本身没有标准,很多时候取决于个人或某个时代和区域普遍的审美、趣味和经验。不过在今天,“难看”(或是与之相对的“好看”)早就不只是一种审美和趣味判断,它已经延伸至政治、伦理和文化的层面。这当然与艺术系统内部的自我指涉和自我反思有关。这里的“难看”往往扮演着一种正确的角色,目的是为了抵制所谓“好看”的阶级及其权利。而此时,所谓的“难看”也许就变成了“好看”,“好看”可能变成了“难看”,很难说它到底是好看还是难看 ——甚或说这样的判断本身就失去了意义。可见,“难看”其实是一个非常暧昧的伦理参数,是一个不定的、在动的,甚至消解了阶级眼光的话语和政治。

 

    为此,我们在选择艺术家的时候,有意地回避了形态和方式过于粗鄙的作品,也有意地拒绝了所谓好看(比如趣味过于审美,包括有难度的观看等,亦可说是另一种难看)的作品,因为二者都显得过于正确或不正确,过于阶级化,从而缺少了暧昧感和阶级间滑动的可能性。之所以选择何岸,何意达,William L. Lutgens, 谭天,肖克刚,赵要这六位艺术家的作品以及白谦慎先生的《与古为徒与娟娟发屋》这个文本,也是因为,他们从各自不同的视角、路径和方式,在物质与形式、图像与叙事(观念)、知识与生活之间,找到了或试图找到一种(经验中的)“难看”与“好看”的张力和辩证的平衡,他们放弃了任何正确或不正确的姿态,却又通过一种难以切入的屏障制造了语言的间距、锋芒和力量。
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