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论
剩余空间 | 力的牵引与感觉的辨证法:对话钟云舒
鲁明军、钟云舒
  鲁明军(以下简称鲁):这次展览是你第一个个展? 
钟云舒(以下简称钟):是。
鲁:这次展览和之前作品有什么关系吗?
钟:这是次挺好的机去把之前做作品的方式放大,把材料带入到空间里面去现场做,有一个非常大的自由度,把展览空间当作工作室使用,边做边展示。
鲁:边调整?
钟:对,边调整。一个东西完成了,然后它可能出现在哪个角度合适,或者是这个东西的形状、状态,它适合和什么东西在一起,就是一个边做边调整的过程。
鲁:在材料的选择上,你是基于什么呢?
钟:这次最初就已经确定了一定会用的,有目的性去选的,就是橡胶。
鲁:为什么会选橡胶?
钟:橡胶跟过去作品联系比较大,之前用过,但是没用爽的一个材料,还有很多可能性,以前用过气球,气球是橡胶特别轻的一种形式。
鲁:气球跟橡胶都是同一种物质的不同的形态。
钟:气球也是橡胶的一种,它充上氦气以后是可以上天的,是一个往上的力。然后之前重量值的展览中,用到的橡胶皮,是一个特别实的橡胶,特别特别沉,拖不动,刚好跟气球相反。
鲁:气球很轻,但橡胶很重,虽然物理属性是一样的?
钟:对,但是有趣的是它这个橡胶皮或者是展览中用到的橡胶垫,跟比气球比起来显得特别重。但在机械或工业生产中用到橡胶,从它的功能性上,是为了减震或者是一些缓冲,它其实是在同样功能情况下更轻的一个物质。
鲁:如果放到它那个功能结构里,又是一个轻的东西。
钟:对,从它所属的功能性里面看,它是非常轻的,我觉得这个还挺有意思的,因为它的功能性又特别广,并且不是一个环保的材料,从石油中来。还有一个是橡胶球,橡胶弹球是具有玩耍性质的,其他的东西就是慢慢地加进去的。
鲁:你在选择这些材料的时候,会考虑它的社会属性吗?比如它背后所承载的观念,或者说跟经验有关的社会功能等?
钟:可能在选的一开始会考虑,去到一个什么样的市场,一开始它的物理属性上会比较吸引我,比如它的柔软、颜色、性质,可以怎么用。最后把它放在一起的时候还会想一下它其他的属性。
鲁:材料之间的组合,是基于什么样的逻辑呢?这进一步就涉及到你所使用的方法、包括对形式的控制,具体是怎么处理和把控的,它的限度在哪里?
钟:还没总结呢,可能跟画画一样的,画了一笔蓝色,这边蓝色有点重,那边再加一个浅一点的黄色吧,加一笔后就觉得这个地方下面有点空,然后下面再补一下吧。在空间中这样放,我觉得跟我想的其实是差不多的。
鲁:做之前会有一个预设的蓝本吗?
   钟:几乎没有。
   鲁:那这个起点怎么确定的呢?
   钟:从材料找吧。
   鲁:是随机的?
   钟:对,比如我最先想用到那个球,泡水的那个硅胶球。这个东西作为一个起点,它是我非常想用的,那它怎么出现在展览中呢?我最先想到的就是要有一个平面去放它,我就先在外面去做了一个平面,结果做工不合要求,但这个材料已经在这儿了,又不能达到原来我想要的这个功能,那怎么办呢?我就试着去剪它,我发现它特别难剪,手都剪出水泡了,形状也很难控制,既然它剪不成我想要的形状,那我就把它卷起来吧,或者利用它可以达到的形状,类似于这种,跟它有一个对抗。
鲁:是人跟材料的对抗,但有时候也可能是妥协。这种关系好像成了一个你做作品或整个展览的线索一样,是一个不可见的内在的力的逻辑或路径?
钟: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只能我自己做,没有办法让其他人参与进来。因为每一个步骤都非常微妙,有的时候是违抗这个材料的,我就觉得那肯定不对。比如说这个地方有一个什么东西比较突兀,好像需要很精密的设计另外一个东西去消解它,我觉得这个状态像是一个瓶颈,就不对。这就是为什么我说那个圆板夹着球的作品会有爽的感觉,它们搭配就很对,它们在一起就很自然,形态也很自然,很干净的就在一起了,互相牵制互相固定。不是我要费好大的劲,事先想好,还几经受搓,还事与愿违,而是有种结果出乎预料,好于预料的感觉。刚刚好。
鲁:因为你非常看重这个过程性的发生,但它往往是局部的,只能考虑到这个点,那么各个点又是怎么串起来的呢?这时候就涉及到你会怎么考虑展览或作品整体的架构或者形式?
钟:这也是边做边调整了,肯定会考虑的。
鲁:包括作品的大小。比如当你涉及到力的问题,它内在的力可能会忽略它的大小问题——当然有时候大小也跟力有关系,但为什么这个作品做得这么大,为什么那个那么小,这个你考虑吗?
钟:也是基于材料吧。比如黄铜,我其实特别喜欢黄铜,但我没有大量的使用黄铜,相对于水泥砖来讲,黄铜是一个比较贵的材料。可能我把整个场地铺满黄铜棒效果就非常好,但是没有那么多的预算去铺满黄铜,这个点子也太像一个点子,一眼望穿,我也会慎重考虑。在做的过程中,每一个材料都会有一个它可以再继续发展的点,我感觉就特别好,觉得它以后可以这样做,这个还可以这样,这个还可以那样。
鲁:在做的过程中你经常做到一半或者冷不丁会发现一些新的东西,这个也取决于和空间的关系?
钟:对,一直都有新的发现。比如刚刚临走之前,那个红的木头在一起的材料,是最后剩下的几个材料,我发现,呀